同志酒吧遭袭,中枪的为何总是LGBT

2022年11月19日,啸叫划破了科罗拉多州泉市(Colorado Springs)的夜晚,在名为Club Q的俱乐部内,子弹穿透了数十人的身躯,这场袭击造成至少5人死亡,18人受伤。

名叫安德森·李·奥尔德里奇(Anderson Lee Aldrich)的歹徒携带一把AR15突击步枪(M16突击步枪的民用版)和数个弹夹冲入俱乐部,朝着人群猛烈开火。当时的俱乐部内正在举行表演,富有韵律的节奏抓走了观众的目光,他们全然沉浸在音乐里,而无法注意到枪声。

一个……一个个……近距离内突击步枪的威力处于过剩的状态,弹头在穿透一个人的身体组织后会发生不规则的翻滚,进而从身体穿出继续击中旁边的人,接二连三,不断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我以为(枪声)是音乐的一部分,所以我一直在跳舞,”瑟曼 (Joshua Thurman) 回忆说,直到他寻着声音望过去时,看到了枪口焰的闪光。“接着就是人们的哭声和玻璃被打碎的声音。”他和另一名顾客躲进更衣室并报了警,当他从里面走出来时,眼前的一切令他说不出来,地上躺着尸体、碎玻璃和血迹。

理查德·菲耶罗 (Richard Fierro)当时他正和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一起看着台上的表演,有着15年从军经验的他在第一时间分辨出了枪声。“我得阻止这个人。他会杀了我的孩子。他会杀了我的妻子”,菲耶罗心想,便本能地压低身体朝着歹徒的方向摸过去。

此时歹徒已经冲到了俱乐部内的高台一侧,倘若占据一个制高点并以此向下射击,伤亡人数还会成倍增加。在菲耶罗的身旁,也蹲着一名女子,她是刚从舞台上跑下来的舞者之一,两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

经历了两场战争的菲耶罗说自己的行动是一种“本能”,他从侧面扑向歹徒,从他手中夺下了步枪,舞者也没有示弱,她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在转瞬间用全身的力气拍进了歹徒的脸上。警方在几分钟内就赶到了现场,他们找到了已经被控制的奥尔德里奇。

菲耶罗否认他是英雄 Reuters

随着调查的深入,关于安德森·李·奥尔德里奇的信息逐渐浮现出来。一年前的2021年6月18日,奥尔德里奇的母亲报警称奥用炸弹威胁她,称“要把她房子干倒”。奥尔德里奇随后被捕,但没有受到指控,因为警方并未搜出任何可疑物品。

奥尔德里奇的母亲与精神疾病斗争了十几年,所以奥很小的时候就跟外祖父母生活在一起,邻居形容他是个“不太善于交际”的人,就是这个沉默的、甚至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人把枪口指向了另一群人。

当他被捕后,警方列出了五项潜在的谋杀罪名和五项科罗拉多州法律所称的仇恨犯罪,这意味着他们至少部分是出于对受害人种族、国籍、宗教、残疾、性取向或性别认同。“LGBT酒吧”、“仇恨袭击”……在枪击案的背后有太多的标签和符号。

“Club Q 是一个面向所有人的空间,”一名叫做Vasquez的亲历者说,那天原本计划晚上9点举行一场朋克摇滚的演出,然后在11 点举行舞会。虽然名义上这里是LGBT俱乐部,但前来光顾的人身份非常多元,甚至大部分人本身不是性少数群体。

科罗拉多州位于美国西部,而泉市仅次于丹佛,是当地第二大城市,说是第二大也不过常住50万人。除了农业人口以外,大部分人都是因为当地美军基地的驻扎而迁入的,飞扬的红土与轰鸣的机械,就是这里的生活。

Club Q 的周围 NewYork Times

2002年,Club Q开业了,老板 Nic Grzecka 解释了他和他的商业伙伴开设这家店的缘由:“这个地方(Q 俱乐部)的整体理念是在当地塑造一个包容的空间。“这里既有面向直人的演出,也有面向LGBT群体的舞会,在单调且保守的泉市,有且仅有Club Q这样一个面向所有人的空间。

在美国,除了纽约、洛杉矶、旧金山等几个大都市以外的地区,个体生活的空间存在着极大的分层,拿酒吧来说,白人不会进入黑人区的酒吧,反过来,黑人也不会前往白人的酒吧,而只有LGBT酒吧,会敞开大门面向所有人。

Club Q袭击发生后,一名黑人出现在悼念现场,“每当我想要逃离生活的压抑,去一个能让自己开心的地方时,都会发现Club Q就在自己家门口。”说着说着,他的眼泪落了下来,“它充满着能量,但这些能量被夺走了。”

丽莉(Lily Forsell)也有类似的感受。袭击发生的几天前,她刚在那里举办自己18岁的成人礼,亲朋好友在一起舞蹈、庆祝的画面仍然印刻在她的脑子里,“当时两个变装舞者的表演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但其中两个人,在一夜之间离开了我们,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从Club Q袭击案不难联想到几年前的另一起袭击,当时是2016年,一名歹徒冲进了位于美国东南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Pulse俱乐部,这里同样是一家著名的LGBT酒吧。袭击造成49人死亡。这也成为当时美国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值得一提的是,凶手奥马尔·马丁生于一个阿富汗移民家庭,据在场者回忆,“马丁多次光顾Pulse,还在这里与同性多次约会。”

2020年,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境内开展了一次关于枪支持有率的调查,在成年LGBT群体中,大约8%的个体会持有枪支,大约7.9%的家庭会持有一把以上的枪支。这远远低于成年白人男性48%持枪率平均值,也远远低于每百人持有120把枪支的持有量。LGBT群体持枪率低,会直接导致遭遇暴力情景时发生一边倒的结果。

美国枪支暴力问题频发,除了人口基数大的原因外,还有国内阶层分化与对立的因素。在黑人群体中,每10万人中有26.6人因枪支死亡;而在白人群体中,这一数字是2.2人。

如今LGBT群体也卷入了枪支暴力,这足以唤起人们对于局势的关注。前不久之前,美国科罗拉多州进行了州长选举,贾雷德·波利斯(Jared Polis)当选,他也是第一位出柜的美国州长,他和他的丈夫Marlon Reis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袭击发生后,他第一时间发声:“我们要感谢那些见义勇为的人,许多人因此得救。”我们始终要记住,伤人者是恶人。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