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2022年7月8日,斯洛文尼亚国家宪法法院做出了一项判决,裁定认为现有《家庭法》只有异性伴侣可以结婚且同性伴侣不能收养儿童的法律违反宪法禁止歧视条款,并责令国民议会在六个月内修改有关法律条款以符合宪法规定,使得同性伴侣享有与异性伴侣完全平等的权利。

​斯洛文尼亚地处中欧,从14世纪开始一直处于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之下,这也给当地赋予了悠久的罗马天主教传统。20世纪初期,斯洛文尼亚短暂独立,而后以加盟共和国的身份组成南斯拉夫,进而成为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一员,也是南斯拉夫时期六个加盟共和国当中最富裕的一个。

​1990年年末,斯洛文尼亚进行全民公决,88%民众赞成独立,这才有了今天的独立国家。对于人口刚刚超过200万的斯洛文尼亚而言,全民公决既是民意的体现,也会被民意所裹挟。

​随着21世纪婚姻平权的呼声渐起,在2005年,斯洛文尼亚国民议会开始讨论有关登记伴侣法案。作为简易版的登记流程,法案适用范围较广,但仅涵盖财产权利,支持社会弱势伴侣的义务,以及一些继承权。它没有授予伴侣双方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养老金领域的任何权利,简而言之,这就是一纸关系证明。

​这份具有妥协性的法案旋即在国民议会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有的议员声称同性结合严重违背了斯洛文尼亚的文化传统,而有的议员认为该项提案在平权上过于软弱,一度拒绝为其投票。在经过了一年多的拉扯之后,该提案终于通过。

​时间来到2009年,当局希望推动《家庭法》修订,以便于同性伴侣可以合法收养儿童。一开始,民众只是对此议论纷纷,隔年后议论就成了实际问题。一名斯洛文尼亚公民与一名美国公民在组成伴侣后收养了一名女婴,两人试图将收养关系在斯洛文尼亚合法化。一年之后,又有一名妇女收养同性伴侣的亲生子女。当局一看,既然有问题,那法律就得修改。

​当时《家庭法》中的婚姻将被定义为“一男一女的结合”,这条显然动不了,那就允许对同性伴侣的继子女收养。反对的声浪立即到来,保守派发起“家庭和儿童权利公民倡议”,剑指该法案,同时反对派开始收集必要的签名,以就此问题发起全民公投。在天主教支持者的帮助下,反对者很快收集并提交了所需的4万个签名门槛,公投随即开始。

​2011年的这次公投,在国内八个选区中,只有传统上思想自由的卢布尔雅那市中心投了赞成票,反对者比例最高的是普图伊东北部,超过 64% 的人投了反对票。公投的结果以反对者过大半而结束,“家庭和儿童权利公民倡议”运动对“基本价值观”得到保留感到满意,表明公民“尊重母亲和父亲”,而卢布尔雅那大主教安东·斯特雷斯(Anton Stres)则公开喊话,大多数选民已经认识到家庭在生活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民意面前,斯洛文尼亚当局只能对现有政策进行一些小修小补。比如将过去的伴侣登记法废除,改为民事伴侣法,相对于前者,后者赋予了伴侣间除了共同收养和人工辅助生殖以外的所有婚姻权利。法案得到了当局劳工、家庭、社会政策和残疾委员会的批准,最后在国民议会以54票对15票通过,正式成为生效法律。

​但是在同性婚姻议题上,推动变革的一方始终要面对来自反对派和民间的双重压力。2015年,国民议会开始审议家庭法的修订,变革者希望将婚姻定义为“两人的结合”,而不是“男女结合”。这一举措立即引来反对,一个名叫“儿童危在旦夕”的组织(看字面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开始征集公投所需的签名,以阻挡该法案的修订。

​当年国民议会在变革方的主持下,推动了一项投票以拦截反对派组织的公投,公民投票的支持方转而向宪法法院提出上诉,认定国民组织公投违宪。最高法院经过讨论后做出裁定,认为动议流程合法,公投于当年年底继续进行。

​根据斯洛文尼亚有关法律的规定,如果“投出有效票的大多数选民投票反对该法律,但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合格选民投票反对该法律”,则该法律将被否决。为此,斯洛文尼亚天主教团体和当时的教皇方济各敦促投反对票。

​2015 年 年初,由民调机构Ninamedia所做的调查显示 ,42% 的受访者支持新法律,而 54% 的受访者反对。在支持者比例当中,30 岁以下群体和沿海地区居民的支持率最高,大多数女性、无神论者和城市居民支持该法案,但绝大多数男性、天主教徒和农村人口反对。

​这场被媒体所关注的投票,是全民公决当中罕有的直接关联婚姻平权议题(另一次是瑞士在2021年对同性婚姻进行的全民公决)。斯洛文尼亚的这次全民公决,投票率仅为35.65%,但超过了20%的及格线。从结果上看,63%的人反对同性婚姻,发起公投的组织对这一结果表示“满意”,“有利于保卫斯洛文尼亚的传统价值观”。

​从直接民意来看,在2006年,斯洛文尼亚人当中只有31%的人支持同性婚姻,而支持收养儿童的只有17%。但是到了2019年,62% 的斯洛文尼亚人认为应该在整个欧洲允许同性婚姻。民意的变化与经济发展存在强关联,2004年后,斯洛文尼亚加入欧盟,开始融入经济全球化。200万人的国家,农业人口仅占7%,多达30%的人口从事与工业相关的产业。人均GDP从2000年初的1万美元猛增到2021年的2.9万美元。

​在工业社会,对劳动分工越细化的同时,对性别平等的需求就越高。世界经济论坛的统计认为,实现经济上的性别平等可使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2,500亿美元,美国17,500亿美元,日本5,500亿美元,法国3,200亿美元,德国3,100亿美元。

​正是因为如此,斯洛文尼亚当局设立了社会事务和机会均等部,其中就有专门负责促进性别平等的工作。适逢两对同性伴侣因为旧的《家庭法》而导致无法收养儿童,案子由此打到了宪法法院。同时,2022年斯洛文尼亚当局换届,以左翼联盟为主的执政派别取代了过去的保守派,在婚姻平权的立场上也持积极态度。

​在经过数月审议以后,宪法法院在讨论后以6票支持3票反对最终裁定,把婚姻限定在“一男一女结合”的《家庭法》违反了宪法中的平等条款。宪法法院认为,做出这样的裁定并没有降低传统婚姻制度中夫妻结合的重要性,也没有改变不同性别之间婚姻的条件或后果,“它只是意味着从现在开始,除了异性伴侣,缔结婚姻的还可以是同性伴侣。”宪法法院院长Matej Accetto解释说:“当宪法法院就一项法规是否存在宪法问题做出决定时,它也可以暂时采取行动,以便在立法机关做出反应之前的过渡时期采取适当的行动。

​对于结果,斯洛文尼亚劳动、家庭和社会事务部表示了欢迎,“任何个人情况都不应该成为歧视的理由”。部长卢卡·梅塞克在新闻稿中进一步解释:“这一决定与我们在过去八年中在改变婚姻和家庭关系法的倡导工作不谋而合”。

​对于结果,反对派“儿童联盟”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这是可耻的意识形态动机。”他们还说,这一决定也是不民主的,因为六名宪法法官践踏了此前全民公决的结果,这些公民在三次公投中表明“斯洛文尼亚的立法必须保护儿童对其父母的基本人权以及儿童与生俱来的性别”。

​有关于这次裁决,宪法法院也在新闻公告中说,没有涉及到收养儿童的细节,对于最终的细节如何确立,仍需要在后续立法环节内进一步商议。🌈


延伸阅读